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李喜沉浮录!昆明原副市长迷信大师算命!裸官?排挤戴眼镜官员?

2022-12-13 15:33:22 3808

摘要:今天上午,中纪委网站发布《人生之路从"勤"到"纵" 命运轨迹由"喜"转"悲"——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李喜案件警示》。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李喜因严重违纪违法,李喜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...

今天上午,中纪委网站发布《人生之路从"勤"到"纵" 命运轨迹由"喜"转"悲"——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李喜案件警示》。

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李喜因严重违纪违法,李喜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。

铁窗内,想到体弱的妻子、患病症的儿子,李喜感到一阵凄凉。

他在忏悔书中感叹:“假如当初我没有走向歧途……全家就能团圆幸福地在一起……”

“但是没有假如,残酷的现实每天都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。多少次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,就像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一般。”李喜在忏悔书中写到……

受贿实录

在担任昆明市官渡区关上镇镇长、安宁市委副书记、市长、市委书记和昆明市副市长期间,李喜利用职务之便,为他人谋取利益,直接或通过亲属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827余万元、美元13.2万元、欧元3万元和价值33万元的钻石、价值27.66万元的黄金。

官场沉浮录

进入昆明市常委不足四个月,落马

如同很多被调查的官员那样,李喜本人措手不及。

李喜在被带走调查的前一天,还在参加一个重要会议。第二天,即2014年10月21日中午,中纪委网站上便发布了李喜“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正在接受组织调查”的消息。

李喜也是云南省委主要领导当时替换后第一位“落马”的重量级官员。

自2014年6月26日李喜进入昆明市委常委担任常务副市长,时间不足4个月。在他进入常委级别的半个月后,原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被免职。

据媒体报道,传言李喜被查与昆明富有村等因征地、补偿引发的暴力事件相关。此后,李喜是“裸官”、迷信、贪腐上千万等内幕遭到起底。

60后,本土官员,基层经验丰富

李喜,1962年12月生,云南昆明人,大专学历。

官方简历显示,至其落马时,李喜一直在昆明市工作,先后在昆明市官渡区和昆明市下辖的县级市安宁市任职。

在安宁市,李喜历经市长、市委书记两个职务。

2008年7月,46岁的李喜仕途更进一步,出任昆明市副市长。

2014年6月,李喜再被提拔,升任昆明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。发迹于安宁

农家少年,中专招考走出渔村

回望李喜的发迹之路,是典型的中国式读书改变命运的样本,令人感慨。

“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,没有各级组织的哺育和培养,我今天仍然还是滇池渔村的农民。”

李喜,一个祖上世代靠打渔种田谋生的农家少年,因大学、中专招考跃出“农门”走出渔村,踏上人生坦途。

他曾经是勤奋努力的,能干事、会办事、能干成事的能力,在基层工作的长期历练中得到了展示。

在组织培养下,李喜逐渐走上领导岗位。

安宁发迹安宁时期,雷厉风行

一位接近昆明市政府的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,昆明副市长任内的李喜政绩平淡,口碑一般。这个评价与安宁市政界的看法形成强烈反差。

安宁市一名官员告诉澎湃新闻,李喜出任安宁市委书记期间,气场强大,做事雷厉风行,因此享有不错口碑。

传有官员“因拒绝强拆被免职”

李喜被宣布调查后,有安宁市方面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,主政安宁期间,李喜强势主导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。

2006年8月8 月,安宁市新闻中心发布的一篇报道称,彼时相关部门已完成旧城改造规划设计、拆迁安置、评估工作。

这一轮发轫于李喜任内旧城改造,被指除了拆旧街道,也拆上世纪90年代建的楼。

昆明信息港2011年的一篇报道给出了安宁市旧城改造的数据:旧城改造规划面积约1.6平方公里,覆盖安宁整个老城区,涉及拆迁总户数近3000户。

安宁消息人士称,因为安宁旧城道路、绿化、排水等市政和公共服务基础设施落后,交通拥堵,在大部分的时间里,李喜的旧城改造思路未遇阻力。

例外出现在安宁市政府驻地连然镇。“在大规模旧城改造前,安宁部分地段先行进行拆迁。由于不同意辖区内一个区域的非法强拆,时任连然镇党委书记被免职。”安宁消息人士说。

为了解这名干部被免职的原因,澎湃新闻拨打了安宁市委宣传部的电话,但电话无人接听。

2014年10月21日下午,澎湃新闻联系上了这名如今赋闲在家的连然镇原党委书记。这名连然镇原党委书记称,自己被李喜免职一事属实,因为“不想落井下石”,事情的过程其不愿再详谈。

作风强势,批评开会缺席的下属李喜落马后,《云南信息报》发表的一篇报道称,李喜曾多次批评开会缺席的下属。

该报道称,2009年3月5日,在昆明市殡葬改革工作电视电话会上,当远程信号切换到禄劝县的会议现场时,却没有见到一个参会人员。面对如此情景,李喜动怒,当场做出相关批评及指示。最终,相关领导被问责处理。

澎湃新闻注意到,2011年3月2日,李喜再次批评缺席会议的官员。

当日,昆明市召开高危森林火险期防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。在当天的会上,昆明市盘龙区、禄劝县分管领导和农、林业局长没有出现在会场,被点名批评。

贪腐之门:羡慕老板花天酒地生活

李喜平时接触到的不少老板过着奢靡的生活。

“坐豪车、穿名牌、上酒楼,大把花钱,花天酒地……”是这些老板们留给李喜的印象。

这对李喜产生了很大冲击,让他萌发了“要过上好日子”的念头。于是,他对物质生活的追求开始扭曲,一方面要住上豪宅、开上好车、穿名牌服装、喝名贵佳酿,另一方面担心离开领导岗位后再无“捞钱”机会,贪腐的大门由此在他心中悄然打开……

李喜在悔过书中写道,在担任安宁市党政一把手后,主政一方,他感到“‘呼风唤雨’,无所不能”。正当他“飘飘然、忘乎所以”时,围在他身边的人也多了起来。

“明目张胆”“间接迂回”受贿千万

据李喜回忆,刚来到安宁工作的时候,面对他人奉上的不义之财,他还是很谨慎的。

随着收受不义之财次数越来越多、数额越来越大,李喜的心态也从忐忑不安渐渐变成心安理得。

2004年,因我在某工程项目中给予某老板帮助后,该老板为了感谢我,一次性送给我80万元现金,当时,我犹豫了一下,但最终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就收下了。”据李喜回忆,至此,他的廉政防线全面崩溃。

“收下这笔钱后,自己知道是严重违法的,着实紧张了一段时间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又觉得没有什么问题,心里开始坦然了起来。

”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。“于是有人送1万、2万元,我也就自然而然地收下了,有人送10万、20万元,我也只是客气一下之后也就‘笑纳’了。2006年,某老板一次性送给我500万元,2011年某老板一次性送给我300万元……”李喜从不敢贪走向敢贪,甚至发展为明目张胆地索要。

李喜利用手中权力损公肥私,视廉洁从政的相关纪律和规定如一纸空文——

他曾利用职权帮助私企老板唐某获得项目开发权,并协调减免了50%的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,从而得到500万元“感谢费”他曾安排下属陪同到山东探望病人,开支6万多元,以接待费的名义由其下属在分管的部门财务报销……

从2003年到安宁任职至2014年案发,十多年间,李喜先后直接或间接收受21名私企老板所送钱物价值1800余万元。

当他接受组织调查,逐一回忆梳理所收受的那一笔笔财物时,他都不敢相信,自己竟如此贪婪,竟对纪法如此麻木,以至于都不敢面对。

钱不是自己亲自收的,就不容易被发现,有这种掩耳盗铃想法的人正是李喜。

他不仅利用手中权力为家人牟利,甚至纵容亲属参与受贿敛财,他则在幕后进行着实际操控。

通过安排亲属入股、代收贿赂等方式,让亲属在请托人的公司工作,领取工资;同时为亲属招揽工程,让他们在工程项目中谋取非法利益,自己则成了“权钱交易所所长”,间接收受贿赂1000万余元。

此外,李喜还安排自己的驾驶员何某代收并保管贿赂40万余元。对纪法缺乏敬畏之心、治家不严,最终使全家都陷入到了困境之中。

落马于昆明

消息人士:李喜与仇和走得太近

另有消息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,落马官员仇和与李喜颇有牵连。

李喜是仇和非常欣赏的本土官员,曾长期在昆明市官渡区任职,先后担任官渡区福海办事处副主任、官渡区关上镇镇长、官渡区委办公室主任、安宁市市长、市委书记等职,2008年7月,仇和将其提拔为昆明市副市长,兼任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建设管理局局长,昆明阳宗海风景名胜区党工委书记、管委会主任。

2014年6月,李喜升任昆明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,负责财政、税收、人事、农业、林业、水利、城乡一体化、扶贫、农业园区、防汛抗旱、护林防火及招商引资工作。但仅四个月后,他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组织调查。

据财新记者了解,李喜直接、间接插手掌握了昆明多个土方填埋场,所获收益惊人。

与李喜有过交集的人士说,李喜对钱胃口很大,跟企业要钱从不避讳、顾忌。

但李喜善于迎合仇和的执政理念,比如他要求各区县细化领导责任和部门职责,创新城乡绿化措施和思路,各县区的城乡绿化工作要每周一统计,每月一排名,通过抓评比促进考核目标的落实。

心慌慌,烧香求签寻“大师”指点看到一只受伤的喜鹊,左思右想觉得不吉利,请来“大师”卜算吉凶;带全家驱车去外地求签……

李喜,忧心忡忡、心神不宁而迷信“大师指点”、遇事“问计于神”。令其焦虑不安的,正是其犯下的违纪违法事实。

据李喜回忆,他也曾想把不义之财退回去,却又侥幸地认为送财物者不会讲,时间长了就没事。但当有人真的“出事”后,他就慌了神儿。

“2014年初安宁市某些政府官员被查处,我十分害怕,担心牵涉到我什么问题。为保险起见,我找到送过钱给我的多个老板,将钱退还给他们,试图逃避法律对我的制裁,并叮嘱他们统一对纪委、检察机关的说辞。”

李喜在忏悔书中提到,得知当初送自己80万元贿款的地产商老板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后,他焦急万分寝食难安,但随后又开始“自我安慰”——“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侥幸心理又一次占据了上风。”在忏悔书中,李喜将自己当时的心态形容为“焦虑与幻想共存”“度日如年”。

换“吉祥”手机号就能避祸

在意识到自己拿了不该拿的钱有可能会“出事”之后,李喜忧心忡忡心神不宁,度过无数不眠之夜。他变得非常迷信,遇事总是要找“风水大师”或是求神拜佛。当听到算命“大师”说他会有大灾时吓坏了,急忙寻求破解之道,并听信了算命“大师”的“指点”,重新挑选了一个“吉祥”的手机号码。

2014年的一天,李喜家里飞进来一只喜鹊。家人发现这只喜鹊已经受伤了,忙把喜鹊的伤口包扎好放走,但仍然觉得这件事情不吉利,又请来“大师”卜算吉凶。

“大师”测算后说,李喜家进了“不干净”的人,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驱出去,才能保全家平安,否则李喜家人将会遇到灾难。

李喜全家经过仔细排查分析后,认为这个“不干净的人”就是与李喜妻子关系好的一个朋友,她经常来李喜家串门,就认定是她带来了灾祸。于是全家商定由李喜的妻子劝说这位朋友别再来李喜家了。

2014年国庆节,李喜带着全家长途驱车到云南大理鸡足山拜佛。来到山上的寺庙里,李喜虔诚求签,心里默念着请求神仙护佑,保自己无事、保全家平安。

直到李喜接受组织调查,他如大梦初醒,“一切侥幸和幻想都破灭了”。

“江湖传说”犹在

李喜落马后,他的各种个人喜好被频繁起底,作为曾主政一方的本土官员,个性鲜明的李喜,有太多“传说”留在人们的记忆中.......

“昆明厨神”经常组织操办杀牛饭、全羊席

在昆明媒体圈, 曾有人给李喜取了绰号“厨神”,因为“他特别爱吃,也特别会做菜”。

2012年,昆明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分工发生变化,李喜的工作范围被确定为“城乡一体化,农业园区化、防汛抗旱,护林防水”,并新增了“全市餐饮”。

李喜经常调研昆明餐饮发展,多次提出昆明应大力振兴滇菜,认真挖掘优质菜品,提升滇菜知名度。

此外,他爱讲江湖话,爱混老板圈,经常组织操办杀牛饭、全羊席,“整天迎来送往、忙于应酬,晕晕乎乎”……

觥筹交错、推杯换盏之际,向李喜涌来的不仅仅是明面上的各种吹捧、笑脸,还有暗藏着的各种诱惑和算计。

排挤知识分子?上述“由于不同意辖区内一个区域的非法强拆,被免职的连然镇原党委书记”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曾透露了一个细节:初始学历为中专的李喜,对知识分子不感兴趣。

“李喜曾说要把那些戴眼镜的乡镇领导赶出乡镇。他是这么说的,也这么做了。”这名干部说。

澎湃新闻发现,出现在公开报道中的李喜,有时也戴眼镜。

妻子在美国照顾上学的孩子?

李喜是“裸官”?这样的说法早在官场流传。

据接近李喜的知情人士表示,李喜系“裸官”,妻子和孩子均在美国。

李喜在某场合曾澄清,自己不是“裸官”,妻子在美国主要是照顾上学的孩子,没有定居倾向。

谁是举报者?农业局官员落马牵出李喜案?李喜因何落马?曾议论纷纷,但在落马前,李喜分管的领域已有两名官员被查。

2014年5月5日,昆明市农业局长郭焕波、农业局副局长陈博,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带走调查。

昆明市政府办公厅于2011年6月1日印发的市政府领导成员工作分工通知显示,副市长李喜,分工第一位就是农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昆明市纪委官网一则消息显示2014年8月27 日,昆明市纪委在盘点2014年上半年查办案件时,将郭焕波、陈博受贿案,列为典型案件。

官渡区原区长刘毓新举报李喜

各种揣测不断,直到2015年4月,昆明市官渡区原区长刘毓新受贿一案,在昆明中院开庭审理,爆出新的内幕。

检方指控,曾担任安宁市副市长、昆明市住建局局长、官渡区区长等职位的刘毓新,在城市道路改扩建项目、房地产项目、建设工程中,利用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贿赂的现金人民币195万元、英镑1万元、价值78万元的房产一套、公司股份10万元。

庭审中,刘毓新除了对受贿金额有异议外,对相关罪行供认不讳,并当庭忏悔。其辩护人更表示,刘毓新在双规期间,曾检举、揭发了一些重要的行贿受贿线索,包括昆明市委原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李喜受贿30万元,检查机关根据此线索,查办了李喜案,因此,刘有重大立功表现,希望从轻处罚。

无论是在官渡区、安宁市以及昆明市官场,刘毓新都有可能与李喜有交集。从庭审可看出,刘揭发举报的“30万”涉及李喜在人事升迁中为他人提供便利,而至于“李喜案”涉及哪些寻租领域,庭审中未进一步呈现。

“按照工资和奖金,已经足够一家三口开销。全家团圆幸福的日子本值得珍惜,但我的心态却在悄悄改变。随着职务的升迁,自己却放松了学习,不注重党性修养和锤炼,任由思想意识发生蜕变。”

——李喜忏悔录

如果说,曾经的奋斗跟机遇让李喜前半生人生轨迹划成一个“喜”字;那么失范的所作所为,又把他的下半生命运改写成一个大大的“悲”字。

来源:

春城晚报官方微信(@hai-ccwb)整合自中纪委网站《人生之路从"勤"到"纵" 命运轨迹由"喜"转"悲"——云南省昆明市原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李喜案件警示》;

第一财经《昆明副市长李喜被怀疑系“裸官”》(记者 张流常);

财新周刊《能吏仇和》(记者 薛健聪 贾华杰);

澎湃新闻《昆明常务副市长李喜升职4月即被查,分管领域曾有两官员落马》(记者 潘则福)

云南信息报《官渡区原区长刘毓新被控受贿 受审时称曾举报原副市长李喜》

头图制作:微蓝

转载需获授权 
未经许可使用将追究其责任

欢迎转发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