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算命先生测字,预知天下大事!实则自己暗藏机密!

2022-12-13 14:52:13 2040

摘要:明朝崇祯年间,京城里有一个道士,在一棵老槐树底下摆了个测字摊,布条子上写着“张铁嘴”三个大字。摊头一摆下来,就有一个人来测字。这摊头上马上围上来很多人来看。张铁嘴叫那个人自己写个字,这人大概识字不多,就写了个“一”字,张铁嘴看看那人说:“你...

明朝崇祯年间,京城里有一个道士,在一棵老槐树底下摆了个测字摊,布条子上写着“张铁嘴”三个大字。摊头一摆下来,就有一个人来测字。这摊头上马上围上来很多人来看。张铁嘴叫那个人自己写个字,这人大概识字不多,就写了个“一”字,张铁嘴看看那人说:“你是想问问财运吧?”那人点点头。张铁嘴嘻嘻地说:“放大胆做生意去吧,保证你财运大通。”那人高高兴兴地走了。这时,旁边又闪出一人,尖嘴猴腮,不待问话,提笔也写了一个“一”字。

张铁嘴问道:“你也想测测财气?”

那人连连点头。张铁嘴沉默许久,正色道:“我劝你别做这桩买卖。如不信,轻则皮肉受苦,重则性命难保!”那人冷笑一声,别转面孔就走了。果然没隔几天,那头一个测字汉子欢天喜地地跑来,说赚了一大笔钱,今天前来致谢。凑巧,那第二个测字的正从这里经过,他头缠绷带,脚一瘸一拐。


有人问张铁嘴:“请教道士,为什么这两人同测一个字,结果却截然相反呢?”

张铁嘴微微一笑,说:“头一个一字写得又长又弯像扁担,第二个一字写得又粗又短像门栓。头一个人为人忠厚,因为近来连日阴雨,他贩的水果都烂坏,赔本失利。我观天象,知道要放晴。也是上天不负有心人,所以让他大胆去做。那第二个人贼头狗脑的,不像正路人。哪有做贼行千日,万无一失之理?何况他写的一字像门栓。此乃盗贼之忌,关起门来打狗,不死就是大吉了。”听的人无不叹服;“真是活神仙下凡!”从此,北京城内外,谁不知张铁嘴大名!

京城平民区里住着一个年轻大嫂,婆家姓李,娘家姓杨,唤作李杨氏,新婚未满三月,丈夫就出门做生意,一去三载,不见回家。不幸公婆贫病交困,相继去世。好在近邻王大娘帮忙,不时接些浆洗缝补的生活,勉强过日子。一天,王大娘告诉她有人看见她的丈夫李义在李闯王军中当了小头目。听说闯王大军将到,夫妻马上可以团圆,李杨氏非常高兴,但又担心丈夫能不能平安归来呢?

王大娘忙说:“哎,你何不去请张铁嘴测个字,问问李义什么时候到家。”

李杨氏拉了王大娘一同前往。天色将晚,张铁嘴正要收摊,见她俩姗姗而来,便招呼:“这位小娘子可来测字?”

王大娘忙接口道:“正是。她丈夫李义出门三载,不知什么时候归来,求先生赐教。”张铁嘴眉梢一跳问:“他男人李义?”王大娘说:“是啊!”张铁嘴要李杨氏写一个字。李杨氏不识字,张铁嘴见对面店铺招牌上有四个大字,于是就让小娘子挑字,小娘子随便一指:“就最下面那个字。”

只听张铁嘴惊叹一声:“妙哉!”原来这位大嫂指的是“油、盐、酱、醋”的“醋”字!张铁嘴说:“恭喜娘子,你丈夫明晚就回家,好好准备准备吧。”

喜讯来得突然,李杨氏有点将信将疑,只得请王大娘凑了些钱,办了一桌酒菜,等丈夫归来。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太阳落山,忽听王大娘在外面一声喊:“李官人回来了!”李杨氏正要起身去迎,只见丈夫肩挑担子,已进了家门。看到客堂里设的双亲灵位,李义不觉凄楚,又见桌上摆着一席酒菜和两副碗筷,顿时怒火冲天:“小贱人,你做的好事!”说着,抽出扁担朝李杨氏没头没脑地打来。只听李杨氏“啊呀”一声,倒地断气了。隔壁王大娘闻声赶来,见李义两眼通红,屋里桌翻椅倒,李杨氏直挺挺地倒在地上,知道事情不妙,一面大叫冤枉,一面抱住李义。这时邻居纷纷出来,见出了人命案子,便一拥而上,要绑凶手。那李义也不反抗,和众人一起来到衙门。王大娘击鼓鸣冤。

那官府老爷姓胡,正在后花园散步,看见一只小鸟跌落跟前,忙捉于手中,听到鼓敲得急,匆忙升堂,往下一看,只见堂下黑压压跪倒一片,同声高叫:“冤枉!”

胡知府一拍惊堂木,“你们究竟有何冤屈?”

堂下王大娘磕头说道:“大老爷在上,老身是他的邻居,代他妻子李杨氏上告。他出门三年,今天一回到家,不知什么缘故,一扁担打死贤妻,罪不可赦!”

李义连忙说:“大人明鉴,小民李义外出三年,吃尽辛苦,攒了银钱,回来团圆,怎知道这小贱人受人教唆,勾结奸夫,谋死我父母双亲。今天,她备下酒菜,不是在等奸夫寻欢作乐又是在等谁?”

胡知府本是个糊涂瘟官,听这一说,不知如何是好。王大娘正要申辩,忽听衙门外有人高叫:“冤枉啊!”但见一个青年女子,披头散发,面如土色,目光呆滞,犹如僵尸,闯进门来。王大娘等人一看,以为是李杨氏魂寻来了。一个个毛骨悚然,哪胡知府更是魂不附体,差点吓晕过去。只听那女子说道:“奴家被丈夫打昏过去,刚才被寒风吹醒,特地来澄清事实。”接着,她将张铁嘴测字等事如此这般叙述了一遍。怎知还没有说完,胡知府就把惊堂木一拍,喝道:“呸!哪有这等巧事!你可知道,胡扯乱编,罪加一等!”一旁王大娘连忙磕头作证,道:“老爷息怒,张铁嘴确有其人,小人亲眼见过,他测字计算,料事如神。是我陪她一起去的。如老爷不相信,就请他前来作证。”

胡知府心想,近来谣言纷起,李自成的奸细四处活动,这张铁嘴来得蹊跷,实在可疑。便下令立即传张铁嘴到堂。

不多时光,四个公差把张铁嘴押上堂来。只见他头戴青纱一字巾,身穿大袍宽袖,手执拂尘,飘然而至,走到堂前,额首打揖。

胡知府见测字先生仪表非凡,神态自若,心中越加不快,便来个先发制人,喝道:“你这道士竟敢在京城妖言惑众,莫不是李匪奸细,化装进城,刺探军机?”谁知胡知府的话没有吓倒张铁嘴,反把另一个人惊出一身冷汗。此人就是李义。

原来,李义三年前出门做生意,微本薄利,晓行夜宿,受了风寒,一病不起,正走投无路之时,逢上李闯王的军师牛金星,承他慷慨解囊,又亲自切脉煎药,才保住性命。一为感恩,二为有个出路,李义便随牛金星投奔了李闯王。他勇猛异常、屡建战功,深得军师喜爱。这次军师特地派他回家,等候攻城信号,到时与埋伏在城里的众兄弟抢占城头,打开南门,里应外合,攻下京城。但是,怎料刚回家就闯下大祸,误了军机不说,万没想到,这个测字先生不是别人,正是救命恩人牛金星。如今,他又被知府认出,真是后悔莫及。

其实这个张铁嘴就是牛金星。他这次打扮道士模样进城,一来是要了解京城的情况,二是放点风声听听军心民意,将来好迎接闯王进城。他到底是个见多识广之人,听到胡知府的一些话,心中早已明白,于是就十分笃定地回答:“出家人四海为家,只晓得广积善缘,从来不管其他事体。”


胡知府一听倒一时说不出啥闲话来,只得说:“那你为啥摆测字摊造谣惑众?”

牛金星知道胡知府没有捏得自己什么把柄,心中就更加笃定了,说:“出了道德观门,吃饭要铜钱,住宿要铜钱,我出来长远了,一时口袋空空,摆个测字摊只不过是弄一些盘缠,这造谣惑众不知从何而来?”

胡知府问:“那你知道李义今朝要回家?”

牛金星说:“小娘子告诉我是个‘醋’字’,拆开来不是‘廿一酉’么?今朝正是廿十一日,我只是照拆字解说呀!”

胡知府冷笑一声说:“你既然料得这么准,当然也晓得我手里握的是啥!”

牛金星想也不想就回答说:“一只鸟。”

胡知府大吃一惊:“啊?”

牛金星说的是胡知府手中摇呀摇的鹅毛扇子“鹅”字由“我”、“鸟”两个字合成,没有想到胡知府手中真的捏着一只鸟。

胡知府暗暗佩服这个“张铁嘴”,但在堂上当着这么多的老百姓认输又下不了台,就想了一个办法来难一难他:“你说这只鸟是死的还是活的?”

牛金星知道这是胡知府故意刁难,就故意不马上回答。胡知府当作难倒了张铁嘴,蛮得意,就当堂说:“你说对了,我就马上放你出去;说错了么,嘿!我不放你,你就永远别想出这个门了。”

牛金星听了心中暗暗高兴,为了防止胡知府再放刁,准备再激他一下,说:“老爷此话可当真?”

胡知府说:“我堂堂的知府在堂上说话还能不当真么?”

牛金星说:“好,我说这鸟的死活全在老爷的手里,我倘若说活的,你就会暗暗使劲一捏,它就变成死的了。我倘若说是死的,你只要把手一松,它就飞上天去,所以这主要看知府老爷是不是大慈大悲不杀无辜了!”

胡知府问:“你这是啥意思?”

牛金星为了让他有个台阶可下,于是说:“老爷,我现在就像你手中捏着的一只小鸟一样,请老爷高抬贵手。俗话说:‘多个朋友多条路,留个朋友好过渡。’老爷说话有信用,贫道就此告退了。”胡知府被牛金星说得没词了,脑子里转念头;看来大明天下有倒塌的危险,如果他不是李自成手下的人,放也无妨,与我不搭界;如果他是李自成手下的人,放了他也正好为自己留条后路,这么一想,他将惊堂木一拍说:“各自回去,退堂。”

当夜牛金星回栈房休息,李义同家小重归和好。但是李义仍然心中不定,连夜出去串联了几个兄弟,暗中保护军师牛金星。

牛金星在栈房中休息,想想眼前的处境恐怕不好,所以他格外小心,整整一夜没有好好合上眼,准备天一亮就走。可天还刚蒙蒙亮的时候,栈房老板进来说,有两个陌生人找你。牛金星说:“有请。”刚一息息,这两个人就进来了,牛金星一看,一个看上去是主人,一个看上去是佣人,身上穿得极为普通,但是看他们的气度好像不是普通人。那个主人模样的人向牛金星拱手作揖说:“早已听说道长大名了,今朝特地前来求见。”

牛金星说:“贵人到来,不知有何见教?”牛金星一边在猜想他们的身份与来意,一边热情地招呼,以礼相待。

那人说:“听说道长测字非常准,因而特意前来请教。”

牛金星说:“那就请写一个字吧。”牛金星刚转过身要想去拿纸墨笔砚,客人拦住说:“不必了,我说一个字就可以了,请道长就测个‘有’字吧,可有可无的‘有’。”

牛金星考虑了一下问:“测啥个事?”客人说:“国家大事。”

牛金星一听吃了一惊,咕噜了一声“糟了”。此事客人一听糟了两字,忙要紧勿煞问:“怎么糟了?”

牛金星说:“唉!大明天下去了一半了。”客人一听一愣。牛金星接着说:“这‘有’字拆开分两部分,上部分大字缺少一捺,‘月’字缺少‘日’字,合起来不是‘大明’两字各缺少一半吗?‘日’是天,天日没有了,这事体不是糟了吗?”客人连忙改口说:“不是,不是,我要测朋友的‘友’字。”

牛金星想了一想说:“啊呀,那更糟了!你看,这个朋友的友字是反字出头,天下要大乱了!”客人连忙再次改口:“不,我说的是‘申酉戌亥’的‘酉’!”

牛金星竟然叫了起来:“糟,糟,太糟了!”

客人声音都发抖了,说:“怎么太糟了?”

牛金星显得有点为难的样子:“这,我可不敢说呀!”

客人说:“照直说,恕你无罪。”这客人一下子竞然忘记了自己此时的身份。

牛金星一听,“恕你无罪”这几个字,就更加确定了自己对此人的身份的猜想,此人不是别人,就是现在的大明天子,崇祯皇帝。牛金星想横竖横,说给他听再吓他一吓,便说:“这‘酉’是‘尊’字斩去头脚的一个字,‘尊’字是天子,唉,看来当朝天子要没命了!”

那客人听了面孔一阵红一阵白,旁边的佣人已经急出一身冷汗,正想发作,被主人发个令子拦住了。此时客人摸出三两银子,闷声不响地走了。

牛金星晓得,这崇祯皇帝决不会放过他,便马上安排兄弟留在城里做内应,自己带着搜集到的军事消息,同李义俩乔装改扮,赶紧出城。更多故事尽在公众号:传奇讲故事。

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