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掏耳修脚,评书川剧,算命测字,成都老茶铺的绝活你体验过几个?

2022-12-13 14:56:19 2746

摘要:茶馆的喊法很多,茶楼、茶肆、茶坊、茶寮、茶室、茶房都是其名称。四川人习惯喊成茶铺。四川的茶铺很多,清末宣统年间成都有街巷667条,茶铺也有600余间,几乎条条街道都有一家自己茶铺。这种规模一直持续到四十年代前后,那时候成都仍有茶铺614家,...


茶馆的喊法很多,茶楼、茶肆、茶坊、茶寮、茶室、茶房都是其名称。四川人习惯喊成茶铺。

四川的茶铺很多,清末宣统年间成都有街巷667条,茶铺也有600余间,几乎条条街道都有一家自己茶铺。这种规模一直持续到四十年代前后,那时候成都仍有茶铺614家,可见茶铺是一门十分稳定的行当。

以前成都老茶铺是啥子样子的呢?我们可以从号称清末成都社会的“百科全书”《成都通览》上窥探一二。

老成都人会玩会享受是全国都出了名的,茶铺就是一个极佳的场所。这里可谓是包罗万象,无论是贩夫走卒、商贾农工、还是达官贵人、文人墨客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。青年男女邀三约四来此以茶会友,携家带口的来此品茶论茶,三五闲人来此谈古论今、摆龙门阵。这一点倒是和成都的苍蝇馆子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
成都茶铺(图片源自网络)


茶铺在老成都人心里头到底是个啥子样子的存在喃?

李劼人先生在其《暴风雨前》中说得相当的到位:坐茶铺,是成都人若干年来就形成了的一种生活方式。茶铺,在成都人的生活上具有三种作用:一种是各业交易的市场;一种是集会和评理的场所;另一种是普遍地作为中等以下人家的客厅或休息室。

我们先说说茶铺作为客厅或者休息室是个啥子样子。

早些时候成都家底稍微殷实一些的家庭都有堂屋或者书房,这两个地方就是我们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待客的地方。但是一般人家里却莫得这个条件,那如果家里来客人了咋个会客呢?这个时候茶铺就成为了一般人家里的客厅。家里来客人了,就带到附近的茶铺坐坐,这在当时也算是一种常态。


成都老茶铺(图片源自网络)

那么茶铺又为啥子是休息室呢?

既然一般人家里没得客厅,自然可供活动的空间也很小。你可以想象成一个家里就只有一个卧室的单间。这时候茶铺就成了消磨时间的最好去处。

在茶铺里不用顾忌打扰到左邻右舍,不管是拉点家常也好,摆点悬龙门阵也罢,总是可以无拘无束地畅所欲言。哪怕你扯到嗓子骂人,大声争吵几句,旁人也最多看上几眼。如果是无聊极了,还可以去听隔壁子在摆啥子龙门阵,哪怕插上几句话,也都不会在意。

不仅如此,老成都人真的是把茶铺当成了家的休息室一般。天气一热就可以看到打光胴胴的,鞋子袜子乱丢的,脚翘到桌子上的,抽烟抠鼻屎的,这几乎与家里无异。

我们再来摆下为啥子说成都的茶铺也是一个“交易场所”。

“交易场所”听起来比较玄乎,但茶铺到真的是一个谈生意的地方,在茶铺谈生意的习惯一直也延续到今天。早些时候成都也莫得专业的市场,很多生意都是约在茶铺里商谈。这种习惯发展到后面,有些茶馆干脆就成为了某个行业的市场和固定聚会地点,一来二去名声大起来后,也会吸引更多的同好聚集。

打个比方,成都赫赫有名的鹤鸣茶社在以前就是校长和教师聚会的地方,每逢六月腊月,寒暑假的时候,茶铺便成了教师们找工作的地方。


人民公园里的鹤鸣茶社(图片源自网络)

再说一个近点的例子。现在成都的洞子口还有几家成都老茶铺。如果你有心会发现当街的一家茶铺墙上挂着“信鸽协会“的白底黑字招牌。在看看茶铺旁边几家卖鸽粮的店铺,立刻就能脑补出这个茶铺当时鸽友会面的场景来。或许在当时每个月的固定时间,成都的鸽友们就会到这里聚会,一起摆下咋个养鸽子,顺便再买点鸽粮回去。


洞子口的老茶铺(图片源自网络)


老成都的茶铺还有一个具有时代特色的功能,吃讲茶。这也就是李劼人先生说的茶铺的“集会和评论”作用。

所谓的“吃讲茶“也叫做”吃碗茶”。以前若是有两方人起了争执,但是还有调节的余地时,就会约在茶馆里,请几个双方都信服的,德高望重的人来评判是非。


(图片源自网络)


在很多文学作品里都能看到吃讲茶场景的描述。我们来看一段李劼人先生在《暴风雨前》中对这种场景的描述节选。

最后再来说一个李劼人先生没提到的功能,个人认为老茶铺也是当时有限的娱乐场所。

当时一些茶铺为了吸引生意,会请很多人来表演。讲评书的、说相声的、打围鼓的算是常见的,还有唱竹琴的、打扬琴的,打金钱板的,甚至还有表演灯影戏和木偶戏的。

那个时候有讲评书的茶铺叫书场,书场的茶叫书茶。因为有节目看,所以书场茶钱也一般的茶铺茶钱高些。

除了有节目看,老成都的茶铺也兼具了现在很多娱乐场所的功能,比如现在茶馆都能看到的掏耳修脚。掏耳朵的师傅敲着手里的掏耳工具,发出阵阵脆响吸引生意。几样简单的工具,在你耳边轻拢慢捻,让你飘飘欲仙。遇到手艺好的师傅,甚至能让你舒服的打个盹儿。

再早些时候,茶铺里甚至还有理发修面按摩的,也有算命拆字测吉凶的。现在很多已经细分的场所都能在茶铺看到。彼时的茶铺可谓是一个娱乐场所的大集合。

在没有电脑,没有手机,没有现代电影院的时代,茶馆成了成都最重要的娱乐场所之一。

老成都的茶馆里经常能看到一群票友相约唱着戏。成都以前最大的场镇苏坡桥曾经有三大茶铺。每逢三六九的场期,“大有庆”茶铺内有“围鼓”演出,逢年过节还有专门的戏班子来表演,河边茶铺更时常传出川剧的演唱声。


长牌(图片源自网络)


老成都的茶铺里还经常能看到玩“四川长牌”的人。四川长牌据传是诸葛亮所创造。长牌由各种点子组成,包括了“吃、碰、滑、偷、召”等多种玩法,玩时手法变化多端。可惜现在玩长牌的人已经不多见了,茶楼大多都是斗地主或者打麻将。


记得小时候最喜欢跟着老汉儿去坐茶铺,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。很多细节已经模糊了,但是却有几个场景一直记得清清楚楚。

幼时老汉儿并不太愿意带我去坐茶铺,他总是说这里三教九流汇集,对我影响不好。想想每每回忆起来,脑海里的景象却全是这些“三教九流”的样子。

在小孩子的眼里,茶铺就是一个充满趣味的小世界。卖各种东西的小贩最是吸引小孩子的眼球,很多时候就守在茶铺的门口,但凡看到卖吃的小贩来,就会缠着老汉儿买。一个小贩胸前挂着一个掌盘,用一个小锤子敲得叮叮当当响。清脆的声音就像是冲锋号一般,这时候老汉儿脸上总会浮现出宠溺的笑意,嘴里笑骂少吃点糖,小心长虫牙,手上的动作却不会停,不多时几块“叮叮糖”就被塞到了手里。

卖瓜子花生小贩是不大受小孩子欢迎的,一颗颗嗑起来最是麻烦。卖香烟和烟叶的小贩也是没法打动小孩子,不过卖豆花凉面的小贩若是出现,小孩子就会跑得飞快。白生生的豆花上面铺呈着各式佐料,绿油油的葱花,脆生生的黄豆,红艳艳的辣椒混杂在一起煞是好看。小孩子最是没有耐心,几下搅拌之后就飞快地吃起来。微烫豆花滑嫩无比,咀嚼几下,佐料的香味就充盈整个口腔。若是能吃到大头菜,就如同中了奖一般欢喜。


(图片源自网络)


若说起还有啥子让人印象深刻的,那就是茶铺里面的茶博士。经常有人说有人说四川茶馆有五大特色:茶叶、茶具、茶壶、茶椅、掺茶师。这里说得“掺茶师”就是“茶博士”,

“茶博士”又被喊成么师、堂馆,算得上是一个茶铺里的灵魂。无论这个茶铺再怎么嘈杂,无论茶铺座位再多,你总是能清楚地听到茶博士的吆喝声。无论茶铺里再乱,茶博士总是能将来喝茶的人安排的妥妥当当。年岁大一点的茶博士都有自己的绝活,最常见的就是倒水的功夫。

不同于现在茶馆看到的花里胡哨的那套,以前茶博士的的动作可谓是四平八稳,行云流水。很多时候看到茶博士一手提壶,一手端来十来副具茶具。客人刚一坐定,他手中的茶船向桌面一撒。手艺好的茶博士可以将茶船刚好撒到每位茶客面前。接下来才是重头戏,只见茶博士离桌五六步远,一条热气腾腾的白色水柱就从其手里的提壶里倒出,不偏不倚地注人每人茶碗。在场的每个人看到此景都会忍不住叫上一声好。

小时候印象里成都的茶铺随时都开到在,无论啥子时候过去都有人热情地招呼。后来大了再去坐茶铺,才发现很多茶馆都是早上五点过就开门,那时候茶铺里坐得都是相熟的几个人。或许是出于早上的慵懒,茶铺里有谈性的人并不多,很多时候几个人就在白茫茫的水汽里,安安静静地等到灰蒙蒙的天露出一丝鱼肚白。等到大天亮的时候,茶铺里的人就慢慢多了起来,恢复成我们熟悉的热闹景象。


(图片源自网络)


听老辈子摆,以前还有一种吃茶不给钱的人,喊叫“喝家搬茶”(也有人喊作“加班茶”)。这些人或许是出于囊中羞涩,趁前一个茶客离去,茶博士还来不及收走茶碗,就乘机坐下接着喝。茶馆自然没有赶客人走的规矩。只要茶客愿意,一碗茶坐一天都无所谓。喝家搬茶的人也算是钻了“一茶一坐”的空子,茶铺老板没法说啥子,最多给几个白眼。

不过有种人倒是可以正大光明的,当着茶客的面喝家搬茶。

小孩子不懂事,总会在茶铺里跳上跳下的疯跑。若是渴了,就会端上老汉儿的茶碗一饮而尽。这时候老汉儿总会骂上一句,

现在细想起来这句话倒是如同过年时“吃鱼不吃完”的习俗一样,充满了生活的哲理。

有些时候,也会放了学跑到茶铺头找到老汉儿,照例是一口喝干茶碗的茶水,而后牵着老汉儿的手,带着一嘴淡淡的茉莉花香味,慢悠悠地往家里走去。



【东拉十八扯 034】

【往期专题精选】

你在广东茶楼吃虾饺,我在成都茶馆道声早|浅谈蜀粤饮茶文化差异

走,啖三花! | 老成都人嘴里的三花到底是啥子东西

如果穿越回古代四川,从事这三个知名行业能否白手起家,富甲一方
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