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闰土离婚前,鲁迅和周作人陪他去测字,算命先生厉声说天书

2022-12-13 15:05:58 1951

摘要:看了周作人文章里的日记,我有点惊讶。鲁迅笔下那个聪明伶俐,健康活泼,勇敢能干,见多识广,又朴实纯真羞涩的少年闰土,长大后居然闹过离婚!他那时背着妻子,跟村里的一个寡妇好上了。1900年,离婚还是不可想象之事,尤其在封建的农村,那么这是爱情的...

看了周作人文章里的日记,我有点惊讶。

鲁迅笔下那个聪明伶俐,健康活泼,勇敢能干,见多识广,又朴实纯真羞涩的少年闰土,长大后居然闹过离婚!

他那时背着妻子,跟村里的一个寡妇好上了。

1900年,离婚还是不可想象之事,尤其在封建的农村,那么这是爱情的力量,还是对包办婚姻的反叛?是因为鲁迅等人对他的影响,还是他自己本能的一场雄壮突围?这是否说明了青年时代的闰土,依旧离那种悲凉的,要喊鲁迅“老爷”的状态很远?

只可惜,这事无人提及,或许已永远无法了解。而这事的外在表现,若从头说起,却是这样一个过程:

闰土姓章,五行缺水,所以取名阿水,大名章运水。闰土父亲章福庆,曾时而在家种田、做竹匠,时而出来打工,倒有点现代农民的影子——他却是经常在鲁迅家帮忙的。

但是这里有一件事却要说道说道。人们一直认为,鲁迅亲近下层贫民是因为家道中落的缘故,而其实,这是家风所致。

(鲁迅文集插画)

那时候的乡里,乡情浓郁,相当传统,贫富贵贱之外,还讲辈分,鲁迅家,鲁迅外婆家,都是厚道重传统的书香门第,从来对雇工比较客气。周府上下都称章福庆为“庆叔”,恰恰由鲁迅的祖母,蒋老太太开头。

而鲁迅的祖父,那个翰林出身,做过知县的介孚公,虽然昏太后(西太后)呆皇帝(光绪)一律骂不绝口,但对做工之人,却一向客气得很。鲁迅家,就是他母亲的祖父、父亲,也是做过京官的,还两个哥哥都是秀才,他们其实就是家道中落,也是当地有身份的家族。

这就是说,人家没败落之前,也是如此,更何况,周家真正的败落,其实在闰土走了之后。

所以鲁迅在那年正月,跟闰土亲如兄弟,也就十分自然。他就是成就大名后,跟校工、邮差之类的那种亲近,也并非出于单一的平等观念,思想发展。

书归正传。

鲁迅给章运水取名闰土,那是因为浙东话闰和运同音,而鲁迅之反水为土,则无疑为小说笔法,就跟他小说中说的,从此再没见面,一个情形。实际上他们双方,在闰土喊鲁迅“老爷”之前,也是很有来往的。

而至于二人此后之交往,之生活轨迹,大致是这个样子:

比鲁迅大四岁的闰土,来周家照看祭器的时间,按周作人的说法,是1893年正月,那么这就是鲁迅进三味书屋的第二年。应该说,这一年对于周家,的确不同寻常。

首先是祖父介孚公下狱,然后是父亲周伯宜病重,鲁迅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出入当铺、药店,感受人情冷暖的。

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扛起这些并不容易,这才是真正的家道中落滋味。

鲁迅父亲去世之后,周家越发艰难,四年后,周家家族分家,叔叔婶婶们欺负孤儿寡母,鲁迅还曾有过抗争之举。

但就是这样,他母亲鲁瑞,还是硬凑了八块钱,让他出去继续求学了。他们那种家庭出身,做当铺伙计之类自然还是不肯,而上学又只能找免学费的,所以鲁迅就先去了南京水师学堂。

那是1898年,鲁迅改名树人,就是从这时候起。

再后面,鲁迅在家族命令下参加过科考,并县考中榜,但他随即以四弟得病为由,停了府考,转去江南陆师学堂学开矿去了。他的数理化地理地质这些知识,以及启蒙哲学(主要从《天演论》),都是在这里得到的。

那么鲁迅兄弟在1900庚子年正月,与闰土的那场同游,就应当是因为回来过年。大家都是要忙于生活的,求学也好,早早继承父亲老路也好,个个身不由己,见面当然不再那么便利。但是既然回来了就要见面,并不只这一次,那么显而易见,他们友谊的小船,从来没翻。

关于此事,周作人的日记是这样记载的:

第一则:“初六日,晴。下午同大哥及章水登应天塔。至第四级,罡风拂面,凛乎其不可留,遂回。”

——正月初六的塔上风烈寒冷,这三个一起玩耍的年轻人只好返回。

第二则:“初七日,晴。下午至江桥,章水往陶二峰处测字,予同大哥往观之。皆谰语可发噱。"

——江桥有一测字先生陶二峰,闰土去测字时,陶二峰的话莫名其妙,惹人发笑。

鲁迅兄弟那时候还不知闰土要算什么,当然觉得可笑。

那么那测字先生说了什么“谰语”呢?

周作人说,我许多年过去,也还记得,测字人厉声说道:“混沌乾坤,阴阳搭戤,勿可着鬼介来亨著!"

这听上去简直就像天书。

然而闰土当时到底测的什么字,周作人没说,他就是对这句话的解释,也语焉不详。他只曾对鲁迅常用的那句“着鬼介来亨著!"说了一下。

这是一句浙江话,连上“勿可”,基本就是“别那么活见鬼”的意思。据说闰土听了,并不生气,只是出来的时候很有些垂头丧气。

那么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呢?

“混沌乾坤”,原本指宇宙模糊一团,而这里却是骂闰土糊里糊涂,无知无识,瞎胡闹。

而“阴阳搭戤”,依旧是浙江话,就如这句:“你即个老倌,有话说有屁放,表什格阴阳搭戤的。”这就是说某人不爽快,不痛快,表情阴晴不定,说话做事阴阳怪气的意思。

那么它合起来,大体就是:你这个人糊里糊涂,阴阳怪气,别那么活见鬼好不好!

当时的闰土,有妻子而爱上寡妇,不合道德风俗,难免会有些鬼鬼祟祟,算命先生却是最会察言观色,揣摩心理的。再说黑脸光头,平时不是草鞋就是光脚,不是毡帽就是笠帽,不是土布蓝就是土布黑,不是挑土、摇船,就是做其他农活的闰土,浑身都散发着艰难生活、老实庄稼汉的味道,他当然没那么客气。

那么闰土这事最后是怎么“暴露”的呢?

第一,他历尽万难,到底离婚成功。

第二,时隔多年,“庆叔”有一次跟鲁迅母亲诉苦,也说了这事。

他说闰土为了离婚,花了不少钱,因此他们的日子就更加艰难了。

当时的“庆叔”已到晚年,不久去世,所以他儿子更难的日子,就没看到。

1919年,鲁迅已多年供职于教育部及各大著名院校,还因为在前一年发表了《狂人日记》,号为文坛先声,越发名满天下。

他正是这一年冬,回来搬母亲、妻子北上的,而他与闰土的最后一面,也就在这次回家。

闰土那时42岁,好像至少有了五个孩子。他那些年一直靠着六亩薄沙地艰难度日,每交完捐税,就所剩无几。

闰土早年就老实羞涩寡言,只有跟鲁迅他们一起的时候,才会焕发少年模样,而此时的他,却早已成为衰老、阴沉、麻木、卑屈之人,只剩下质朴诚实还在。

闰土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,但鲁迅还是一眼就能认出,然而,他一声“章水哥”之后,换来的却是闰土的迟疑。最终,那声低沉的“老爷”,终于阻断了鲁迅的热情,成为时代和阶级的隔膜。

于是鲁迅的悲哀,瞬间逆流成河。

有过爱情,并曾为之抗争的闰土,以及有过少年欢乐的闰土,总算活过的吧?然而人间沧桑,终于还是把他打败。

闰土最艰难的日子是在1934年后,那一年大旱,颗粒无收,而债主、收捐的依然催逼不休,于是闰土只好把地卖了。

没了土地的闰土,此后一贫如洗,只能靠租种土地和打工为生,他终于在贫困的煎熬中积劳成疾。

然而,他又是没钱医治的,所以他最后几年,就只能在痛苦中死扛,直到再也不必忍受。

中年人的崩溃,真的是在一瞬之间吗?能够瞬间崩溃,或许还是好的。闰土,其实是没有权力崩溃的,这准确点说,其实也并非崩溃,而是撕裂、压榨、蹂躏,长期地撕裂、压榨、蹂躏。

它会让你逐渐习惯了它,然后又在习惯中,悄无声息地把你送走。那是一种铁盖铁墙的围堵,密不透风的笼罩,那里面,就连喘息挣扎声、呜咽声,都一概没有。

穷人的日子大致如此吧,五十步笑百步而已,闰土的命运里甚至都还没有提到连绵的战争。

但是也正因为没有提到战争,这才更日常,更令人窒息。所以鲁迅才满眼看到“吃人”二字,要呐喊,要冲锋,要打破黑漆漆的铁屋,盼望着地火奔突,滚烫的岩浆喷涌而出。

旧的一切,他都是想破坏、毁灭的。

这么说,周作人的那篇《鲁迅与“闰土”》,结束的非常之好——闰土的孙子,现在在绍兴的鲁迅纪念馆服务,这的确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有意思,也有意义。它既是历史人情的延续、转折,不可忘却的纪念,另一种对比,又是一种特殊的象征。

文 | 九鸦

图 | 网络

(图片若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